近代名人

开国少将钟贤文

开国少将钟贤文

 钟贤文是江西省于都县人,1915年出生。1932年参加红军,历任闽西红9军3师9团班长、红军总司令部通讯连排长、红军大学区队长、副引导员、队长。

抗日战争,钟贤文历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2纵队3团营长、团参谋长、八路军115师晋西自力支队1团作战参谋、教导2旅4团副营长、营长、沂河支队3大队 大队长、滨海军区24团团长、警11旅22团团长。

解放战争,历任滨海军区第1军分区参谋主任、华东军政大学大队长、渤海军区军政黉舍校长、华东野战军渤 海纵队7师副师长兼参谋长、叁野28军第82师师长。钟贤文的82师参加了金门之战,战斗部署是以第82师悉数指挥第84师第251团、第29军第85师 第253团及87师第259团共6个团的兵力,分两个梯队进攻大金门岛;得手后,以第85师的两个团攻击小金门岛。当时决定由军指挥所组织指挥各梯队渡 海,由第82师首长同一指挥登陆部队作战。详细作战计划是:由第82师的第244团、第84师的第251团、第85师的第253团担任第一梯队。第244 团为东路在金门的垄口和后沙间登陆,敏捷攻占后半山,双乳山,控制琼林至沙头一线金门腰部,警戒金门东半岛,掩护第251团、第253团进攻金门县城;第 251团为中路,在西保、古宁头之间登陆敏捷攻占湖南和榜林,协同第253团攻击县城;第253团为西路,在古宁头登陆,敏捷霸占林厝、浦头,并攻击金门 县城,歼灭西半岛之敌。第二步,西半岛解决后,第一梯队3个团加第二梯队叁个团(第245、第246、第259团)或许再加上准备队第92师,从双乳山向 东分南北两路,围歼东半岛之敌,预计3天解决战斗。钟贤文说:这是我们解放大陆沿海的最后一仗,可不能打坏了!但就是这一仗打坏了。金门战斗,从10月 24日半夜前提议,到27日半夜基本结束,我登岛200多条船,10个建制营共9086人(内有船工、民夫350人)苦战3昼夜,折半壮烈牺牲,折半因负 伤和失去战斗力被俘虏,无一船一人返回。1949年10月10日和11日,我军先后解放了大小嶝岛,随即交82师接管。钟贤文到小嶝岛蹲了两天,隔海对角 屿和金门官沃地段进行观察,发现敌人在角屿派有一个连,白天从金门乘船来,夜晚又撤回金门,不敢在岛上过夜。摸准了这个情况,钟贤文派第245团一部夜间 偷渡,于15日解放了角屿。从角屿到金门岛东北角官沃以北,海路约1300米,退潮时人可涉渡1000米,仅中心300米必须乘船。钟贤文带着第244团 团邢永生、第245团团长柴裕兴和第246团团长孙云秀,隔海对金门东北角进行观察。从这一地段的地势和水情的现实出发,钟贤文提了一个攻打金门的作战方 案。钟贤文说:“我设想把金门岛的东北角即官沃到后山一线,作为我们的主攻方向。在海水退潮时,我先头部从小嶝和角屿出发,带上电缆和绳索,从海中心拉过 去,然后拖着木船和后续部队继承强渡,登陆后首先霸占官沃。兄弟部队进攻大嶝岛时,用的就是这种方法。在主攻官沃的同时,派另一支部队乘船在金门岛北岸中 部登陆,控制金门县城到官沃的公路,阻止敌向官沃增援。”“我们可以派炮兵上角屿设置阵地,用炮火封锁海路,掩护我登陆部队。同时,还可以派出所支小分队 带一些炮手,在金门后山西北部登陆,争取官沃和后山之间的敌机关炮阵地,使之为我所用。我把这个想法同军炮团的向导同道商量过,他们认为是可行的。”“我 这个方案的特点是避开敌人精密布防的金门西北部,争取金门东北部山地,控制北太武山,以发挥我军善于山地作战之所长,并便于我后续部队增援,稳扎稳打,逐 步向西南发展,最后争取金门全岛。”“但副军长萧锋同道不同意这个方案。他同兵团向导一样,要求速战速决,坚持从敌人重兵把守的琼林到古宁头一线海滩登 陆,要像解放厦门那样,一鼓作气地拿下金门县城。我提出的方案,被向导否定了,我只有按上级饬令行事。”“事后看,因为敌人大量增兵,敌我兵力过分悬殊, 按照我的方案打金门也不会取胜,而且在东北部登陆比在西北部登陆困难也多些,但登陆后一定可能多坚持一些时间,不会像在西北部登陆后失利那么快。金门作战 过程中,敌人指挥部赓续扣问官沃方向的情况,忧虑我军进攻东北部。假如那时我军有一支部队攻击官沃,那就会分散对敌人的细致力和兵力,使他们支出更大的代 价。而我军只在一个方向进攻,就使敌人能够集中机动兵力同我军作战,敏捷陷我军于不利之地。”钟贤文回忆说:“大嶝岛解放后,我们师部机关就驻到大嶝岛北 部的田乾,师指挥所驻岛南岸的双沪。第244团大部和第245团驻在莲河附近,靠近军部;第244团2营和第246团也上了大嶝岛。大家都积极预备攻击金 门。各单位收集到的船只,为了保密,都停在大嶝岛北岸,即大嶝岛和莲河之间的海湾内。”“那时,上级说金门守敌只有敌第22兵团万把人,都是残兵败卒,士 气低落,战斗力很低;但不久就传来岛上有青年军和胡琏兵团的新闻。我师司令部通讯科长吕会英,一天到晚侦听敌台新闻,了解敌情转变。他听到金门敌人喜悦地 讲:来了几船活的,来了几船死的,等等。经分析,活的指军队,死的指军火。我们把这些情况都向上级报告了,但没有引起上级的正视。到10月22日以后,连 兵团也转达说胡琏兵团船队已到达金门海疆,敌情已发生变动,但上级攻击金门的决心仍然不变。我给萧锋副军长打电话,问是否暂缓发动攻击?萧副军长回答说: 如今情况不同了,胡琏兵团今非昔比,不堪一击,不需要过多的顾虑。我感觉他言外之意,我提出这个题目是害怕敌人。如许我只好不再说什么了。”“24日傍 晚,我师第一梯队第244团在莲河开始登船,第246团1个营也登船待发。这时,上级又传来胡琏兵团部分兵力已在金门登陆的新闻。第244团团长邢永生从 莲河给师指挥所打电话说:“再会吧!我们可能再会不着啦!你再会不到我,我也见不到你啦!我们回不来了。”邢永生同道一向作战大胆,接受战斗义务毫不含 糊。但这次他对战斗缺乏信念,而且作了捐躯本身的预备,看来这一仗不好打,没有取胜的把握。我们师党委常委即开会研究,是不是向上级建议暂缓攻金,部队撤 回?参加研究的就是我和政委王若杰和副政委龙飞虎3小我。我们3个同等认为,敌人援兵已到,情况已起转变,对我不利。王政委想给军指挥所打电话,但考虑到 曩昔提了意见不被接受,他这个电话也就没有打。从当时情况看,即使我们打了电话,上级也不会赞成。金门之战就如许无可挽回地提议了。”关于同一指挥题目, 钟贤文说:“军指挥所到闽南,把第83师与第84师师部和两个团都留在后头,只带着我们第82师一个完备的师为攻金门作预备。攻击金门必然以我师为主,这 是毫无疑问的,也是我们责无旁贷、义不容辞的。师指挥所要过海指挥作战,我们师指挥员早有思想预备,打平潭岛我们就是如许做的。开始,我只知道第84师第 251团有配合我师攻金的义务,但军指挥所于10月18日下达饬令,要求我师除指挥本师和第251团外,还要指挥第29军第85师和第87师的各一个团, 我是没有思想预备的。而且军指挥所这个饬令,仿佛是一纸空文,从战前预备到提议攻击,统统组织指挥工作,都是萧锋副军长直接在抓。他召开作战会议,都是召 开到团,把师的向导和第251团、第253团和第259团的同道都找去,把工作一向布置到团。他根本没有安排我师指挥所同兄弟部队进行接触的时间。兄弟部 队各团向导都没有找过我,我也没有到兄弟部队各团去过。我同这些团的向导同道毫无联系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师怎样实现对兄弟部队各团的指挥?分外是后来兵 团和军指挥所规定,由我师第244团和兄弟部队251团、第253团担任第一梯队,由两个军3个师的3个团组成第一梯队,好像根本没有考虑是否便于我师统 一指挥,更使我们感到难以理解!军指挥所说是叫我师同一指挥,但没有明确分工,仍然包揽统统,这就使我们很难执行所谓‘同一指挥’。这是一个教训。”钟贤 文为什么没有过海?他是如许诠释的:“那时上级并没有明确要求我们师指挥所随第一梯队过海,但我们考虑到第一梯队有我们第244团和第246团1个营,在 第一梯队中人数最多,我们都预备随第一梯队过海。师指挥所控制了两条船和一只载炮的船,一些参谋同道还上了船。不料第244团邢永生团长由于船不够,向我 们要船,硬是把师部参谋人员劝下船,让他的部队坐上船开走了,把载有美国化学迫击炮的船也要走了。由于手头无船,师的向导就没有随第一梯队过海。”“当 时,我们还没有把这个题目看得多么重。由于那时设想,第一梯队的船很快就会返回大嶝,不出四五个小时,不等天亮,我们师指挥所就能随第二梯队登上金门。谁 也没想到,船到对岸后,因海水退潮悉数搁浅,又遭到敌人炮火轰击,一只船也没开回来。我们随第二梯队过海的打算成了泡影,也就谈不上对登陆部队执行同一指 挥了。这时我们忏悔不该把船叫邢永生开走,也没有补救办法了。没有随第一梯队过海,这是我们的责任。”萧锋回忆说:“天亮后,又有一个不测的新闻令我震 惊,使我心里有如火上加油。原计划第 82师师长钟贤文和政委王若杰两同道过海同一指挥各团作战,但第244团团长邢永生为了多运第一梯队战斗人员,多方搜求船只,把师首长的指挥船要走了,因 而钟师长和王政委没有随第一梯队走。他们原以为待第一梯队船只返回后再走,最晚天亮前也会登上金门。不料第一梯队船没有返回,他们无法过海,同一指挥各团 作战的义务无法实施。这种情况的出现,使他们又惊又悔,惊的是一条船也没回来,悔的是把船给了邢永生。钟师长一急,当即旧病复发,躺倒在大墱岛指挥所。” 钟贤文回忆说:“ 25日午时,军指挥所根据兵团的指示,要派部队增援金门,但军部没有船,兵团也没有多少船派来。我认为用少量船保运少量部队曩昔,有去无回,除增长损失外 毫偶然义。我在电话中明确向萧副军长透露表现不同意增援,但萧锋同道根据兵团指示还要派第246团孙云秀团长带一个营曩昔。孙云秀有肺病,体质较差,但他毫不 夷由地带队过海,登陆后英勇战斗,直到壮烈捐躯。他的增援,没有改变我岛上部队的不利局面。金门作战于27日以我军的惨利而告结束。”“金门失利的重要教 训是轻敌暴躁,敌情变了我们不变,把部队送到虎口里去了。”金门之战后,钟贤文脱离野战军,先后担任过华东军政大学福建分校副校长、第4步兵黉舍副校长。

1960年卒业于南京军事学院,任南京步兵黉舍校长、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、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。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。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自力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、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

责编微信:13477247781 13985338289 投稿邮箱:304975101@qq.com 1140218682@qq.com     邮箱:273039264@qq.com

版权所有:中华鍾氏宗亲总会 湘ICP备1800186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