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根问宗

探求钟振超、钟声远后人

探求钟振超、钟声远后人。钟振超,字骥群,又字箸楼,江西龙南县人(今全南县),嘉庆九年乡试举人,嘉庆十四年己巳科进士(三甲十五名),曾任广西博白、西林等县知县,继升东兰州知州,在广西任地方官约二十年,后调任湖北随州知州,终直隶长芦盐运使司运同(从四品)。又曾充癸酉、丙子、己卯、丁酉等科同考试官。致仕后终老于乡。钟氏自称“卅载光阴忙楚粤,一编刑律老申韩”(《感恩纪 事上德安守周景垣郡伯》),并因“官钱久负苦追逋”(《寄内》)而家产籍没,落到“今日一椽留不住,妻孥终夜泣寒螀”(《重阳前连朝风雨,寂坐无聊,续潘邠老句写旅怀十绝》)的田地。

振超学有所本,曾受业于钟琴理,琴理藏书万余卷,丹黄数过,著有《岁华集诗草》,由振超梓行。

振超 孙声远,字紫垣,道光廿九年己酉科乡试解元,任江西峡江县教谕。振超婿 徐爱泉,道光廿五年乙亥恩科进士,入翰林院为庶吉士,官至户部湖广司主 事。振超生卒年均不详,从他戊申(道光廿八年)所写《蜳吟草•序》中得 知,这时他已年过六十;又从他在《别黄鹤楼》诗中称本身“钟离偶向人间 住,荏苒光阴六十四”,推知他享年当在六十四岁以上。

《续修龙南县志》卷七《人物志•续文苑》载:钟振超,字箸楼,进士,直隶长芦盐运使司运同。服政之馀,肆力于诗,自云酷嗜 随园诗集,故意香一瓣祝南丰之意,故其诗亦专主疏瀹性灵,而清新流丽,读者爱不能释。 初官粤西,梓所著琴馀草,改任楚北,有《不系舟草》,后解组林泉,有《蜳吟草》,今 其孙峡江教谕声远,将以二集付剞劂氏。

据此可知,钟振超曾在广西刊行了他的诗集《琴馀草》,惜未见,而《不系 舟诗草》和《蜳吟草》,分别作于官楚北和致仕之后,均为稿本,直到光绪 二年,其孙钟声远只是预备刊刻,但终未实现。

纵观钟振超的诗,其风格确如《续修龙南县志》所评,不失为“清新流 丽”,其中某些倾诉身处困境的诗,写来也逼真动人,

如《寒夜》写道:
一室萧然一穗残,凄风冷雨夜漫漫。衾单有布蒙头盖,毛附无皮彻骨寒(自注:御 寒无裘)。隔院枯僧难话寂,联床痴叔强言欢(自注:时家意园叔祖同寓)。攒眉忽想来 朝事,赊米谁家熟早餐!

有的诗还颇有新意,如对“寒食禁烟”之俗持不同看法,称“湘江亦有忠魂 哭,不识人间禁水无”(《寒食禁烟由来已久,他处或禁或不禁,鹤俗则绝 无禁烟者,因设为问答,戏吟二绝》);诗中也偶有警句,如“薄禄虽无多 俸米,束修毕竟少冤钱”(《周蕙庭学博,少吴妻弟也,频年余客大梁,惠 庭为宾中主,缠绵特甚,临别赋二律以赠》),都清新可诵。但总的看来, 其内容却大多为应酬赠答和描述小我悲欢之作,只是在某些诗作中有所反映 而已,这是钟诗的精华部分。

如描写水灾之害的《触目二首》:
阳侯何苦屡欺人,频岁亡命失嫡亲。留得馀生寻田主,又教投死逐波臣(自注:民 有伤心不欲生者,竟投江水死)。
蛟龙有窟偏争屋,鸿雁无家那卜邻。叹气青青禾万顷, 尽供鱼鳖去尝新。
石壕不听吏声呵,但听沿村鬼哭多。古墓谁司凭水府,新骸无主寄阎罗。天恩纵下 蠲租诏,地力还悭得宝歌。今日疮痍已难抚,来春生计更如何。

又如描写旱灾之烈的《望雨》:
四月不雨至六月,老农望天眼出血。但见炎风吹不歇,何曾好雨合时节。火伞高张 赭云热,辘轳绠断井泉暍。千里平原焦土裂,青苗枯死化为白。??

写来都较真实感人。?? 又作者曾浮沉宦海卅余年,并遭受过籍没家产的袭击,了解统治阶级官场内部底蕴,故诗中有所反映:
白日青天闻鬼啸,城隍失职魍魉逃。捉得财神来入庙,大家哈哈一齐笑。官人快送 青蚨到,无钱先书一纸约。此时进退两无告,敢不低头敢违教?书成铁券二万钞,纵汝归 去如期报。唯唯诺诺足趮趮,踉跄遁逃鱼脱钩。??

这首诗名《垂戒》,是当时官场的真实写照。 作者曾几度为同考试官,深明科举制度扼杀人才的弊端,故在一些安慰落第者的诗中,道出了其中的隐密。如《慰家仁卿叔落解》:
不信天公总不公,花开又到别家红。可怜献赋人将老,尚说干时策未工。呕出心肝 竟何用,烘来头脑大都同。老师请抱孤桐赏,自有知音得道翁(自注:琴曲有得道仙翁之 句)。

其中“呕出心肝竟何用,烘来头脑大都同”,真是提纲挈领科举制之弊。 反映当时社会风土着土偶情的诗,有肯定史料价值。那首反映山东“庙店”的诗,把以“禅房为旅店”的世俗态写得活天真现:
脱却袈裟旧,新裁犊鼻裈。禅房为旅店,利市在山门。那有木鱼响,唯闻铃马喧。 从兹但交易,布施不须论(《庙店》)。 联系QQ:443640642

责编微信:13477247781 13985338289 投稿邮箱:304975101@qq.com 1140218682@qq.com     邮箱:273039264@qq.com

版权所有:中华鍾氏宗亲总会 湘ICP备18001868号